最长的一次带口罩经验


最长的一次带口罩经验 - 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马书12:17-18

最长的一次带口罩经验

执笔之日, 正身处香港一间指定的隔离酒店。十四日的隔离, 只是刚刚开始, 还有颇长的闭关日子在前面等着我。 这种隔离日子对我来说, 当然是第一次, 但大概也是操练独处与安静的一种不错体验。只是刚开始, 不能在此谈到甚么隔离心得。不过, 我立定决心的是, 小小酒店房间内生活十多天, 地方一定要舒服(包括视觉在内)及整齐, 东西不能乱放, 一切要井井有序, 要有「示范单位」感觉。不然, 在混沌错综空间中混上这么长日子, 人不混沌一片才怪。

从加拿大到香港的旅程中, 也是我带防疫口罩最长时间的一次。始终机仓狭小, 较为危险, 所以还是尽量戴着口罩较为稳妥。我怕受拘束, 所以怕戴手表或颈炼之类东西。我曾对太太说, 如果有朝一日我要缠上众多喉管躺在病床上, 她就不妨偷偷帮我拔走一些主要喉管算了。我宁可与主同在, 好得无比。因此, 我能否十多小时戴着口罩, 也一直是太太及我自己的担忧。 我也上网看看「如何能长时间戴上口罩」之类资讯。「专家们」都说, 一般较好质素、较通风的口罩, 其实是不会真的防碍呼吸的, 不然一些医护人员如何能长时期戴着口罩(在疫情之前, 很多医护人员已有戴口罩习惯)? 感觉难以呼吸, 一般是因口罩本身问题, 也常有心理因素, 是心理上觉得难呼吸, 而非真的难呼吸。 「专家们」说, 如果用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 很多时我们就会忘记自己戴着口罩. 总之, 心静自然凉; 心静, 呼吸一般不会有问题。

我在起初几小时, 真的常有呼吸不顺感觉, 但渐渐我也真的习惯了下来, 看电影分散注意力, 有所帮助; 另外, 飞机内较低温度大概也减低了不适感觉. 总之, 我Pass 了。

到此我仍不明白为何有人坚持不戴口罩, 甚至上街游行反对政府要人戴口罩的决策。很多时不是他们觉得戴口罩不舒服, 而仅是觉得「不喜欢」、「不认同有效」。纵使有无数理据证明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及打疫苗可以有助对抗疫情, 但反对者仍坚持立场。其实, 平心而论, 间中戴上口罩, 根本不碍事, 何必抗拒?

作为基督徒, 行事准则除了要以圣经为依归, 也要以常理及「众人以为美的事」为基础(虽然在此悖逆世代,「众人以为美的事」也未必是好事), 不能以「我喜欢或不喜欢」来作判断, 或根据一些虚假、虚无缥缈资讯或「阴谋论」而认为不应打疫苗. 为己为人, 还是打疫苗、在一些场合中戴上口罩吧。

有人说, 选择戴口罩及打疫苗者, 就是选择了「I See You」(指彼此仍可相见)。

选择不戴口罩及不打疫苗者, 就是选择了「ICU」(指深切治疗病房)。
有点道理﹗当然, 在此重申, 不作任何预防, 我们未必一定会中招染重病, 不过风险无疑大了很多。何必冒险、累己累人呢?

文: 禤浩荣牧师

恩雨生命关顾热线: 416-788-3322 / 1-888-321-9288 / lifecare@sobem.org

恩雨代祷区连线: https://sobem.org/team/prayer/#member

发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