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長的一次帶口罩經驗 - 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馬書12:17-18

最長的一次帶口罩經驗


最長的一次帶口罩經驗

執筆之日, 正身處香港一間指定的隔離酒店。十四日的隔離, 只是剛剛開始, 還有頗長的閉關日子在前面等著我。 這種隔離日子對我來說, 當然是第一次, 但大概也是操練獨處與安靜的一種不錯體驗。只是剛開始, 不能在此談到甚麼隔離心得。不過, 我立定決心的是, 小小酒店房間內生活十多天, 地方一定要舒服(包括視覺在內)及整齊, 東西不能亂放, 一切要井井有序, 要有「示範單位」感覺。不然, 在混沌錯綜空間中混上這麼長日子, 人不混沌一片才怪。

從加拿大到香港的旅程中, 也是我帶防疫口罩最長時間的一次。始終機倉狹小, 較為危險, 所以還是盡量戴著口罩較為穩妥。我怕受拘束, 所以怕戴手錶或頸鍊之類東西。我曾對太太說, 如果有朝一日我要纏上眾多喉管躺在病床上, 她就不妨偷偷幫我拔走一些主要喉管算了。我寧可與主同在, 好得無比。因此, 我能否十多小時戴著口罩, 也一直是太太及我自己的擔憂。 我也上網看看「如何能長時間戴上口罩」之類資訊。「專家們」都說, 一般較好質素、較通風的口罩, 其實是不會真的防礙呼吸的, 不然一些醫護人員如何能長時期戴著口罩(在疫情之前, 很多醫護人員已有戴口罩習慣)? 感覺難以呼吸, 一般是因口罩本身問題, 也常有心理因素, 是心理上覺得難呼吸, 而非真的難呼吸。 「專家們」說, 如果用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 很多時我們就會忘記自己戴著口罩. 總之, 心靜自然涼; 心靜, 呼吸一般不會有問題。

我在起初幾小時, 真的常有呼吸不順感覺, 但漸漸我也真的習慣了下來, 看電影分散注意力, 有所幫助; 另外, 飛機內較低溫度大概也減低了不適感覺. 總之, 我Pass 了。

到此我仍不明白為何有人堅持不戴口罩, 甚至上街遊行反對政府要人戴口罩的決策。很多時不是他們覺得戴口罩不舒服, 而僅是覺得「不喜歡」、「不認同有效」。縱使有無數理據證明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及打疫苗可以有助對抗疫情, 但反對者仍堅持立場。其實, 平心而論, 間中戴上口罩, 根本不礙事, 何必抗拒?

作為基督徒, 行事準則除了要以聖經為依歸, 也要以常理及「眾人以為美的事」為基礎(雖然在此悖逆世代,「眾人以為美的事」也未必是好事), 不能以「我喜歡或不喜歡」來作判斷, 或根據一些虛假、虛無縹緲資訊或「陰謀論」而認為不應打疫苗. 為己為人, 還是打疫苗、在一些場合中戴上口罩吧。

有人說, 選擇戴口罩及打疫苗者, 就是選擇了「I See You」(指彼此仍可相見)。

選擇不戴口罩及不打疫苗者, 就是選擇了「ICU」(指深切治療病房)。
有點道理﹗當然, 在此重申, 不作任何預防, 我們未必一定會中招染重病, 不過風險無疑大了很多。何必冒險、累己累人呢?

文: 禤浩榮牧師

恩雨生命關顧熱線: 416-788-3322 / 1-888-321-9288 / lifecare@sobem.org

恩雨代禱區連線: sobem.org/team/prayer/#member

comments ( 0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