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患難與共的夫婦


矢志不渝、患難與共的夫婦

矢志不渝、患難與共的夫婦

討論夫婦誰先離去

恩愛夫妻共同渡過不少流金歲月,也經歷過很多人生高低起跌,好不容易才來到同偕白首的日子,卻又要面對誰先離去的問題。相伴相依了一生,突然失去伴侶,如何面對?

丈夫是我家的掌舵人,四次移民都是因為他有新的異象和召命而舉家搬遷。掌舵人到了新的城市,自然負責辦理該城市的居民證件,比如駕駛執照、醫療卡和保險等繁瑣事務。我對數字有認知障礙,在香港教書時,連月薪有多少都弄不清,因此他做了我家的財政大臣;我的方向感也不強,非不得已都不想駕車,在渥太華的日子,為了生存,上班、購物、接送兒子⋯⋯不開車不行;在香港教學的日子,因路途遙遠,車程又轉折,無奈需要每日駕車往返學校。來了溫哥華,不用上班,便與駕車絕緣,丈夫自然當了領航員,出入都要靠他。

為他為己勤做運動

倘若他先走一步,我便面臨很大的問題。中國人常說:「死在夫前一枝花」,丈夫也同意我先走是最好的安排,他習慣與書本為伍,以書本為「妾」,妻去後仍有「妾」相伴,雖然孤單也可以度日。他大方地承諾要為我主持惜別禮,連詩歌也選好了。

誰先離去是可以安排的嗎?這個簡單的道理任誰都會明白。根據統計,女的壽命通常比男的長,我大有可能是剩下的那一個,所以很希望丈夫健康,活得比我長壽。運動可以促進健康體能,所以常常督促他做運動,偏偏他是個讀書人,常坐著看書、寫作、準備教學和講道,忽略了運動這回事。由於他不肯做運動,我怕自己比他健康和長壽,因此也不做運動,這個想法真是愚蠢又自私。回頭想想,妻子去後,他也是挺孤單寂寞的,讀書人不愛社交活動,生活圈子窄;女性容易結交朋友,常常把丈夫帶入更多的群體生活,沒有了我,他會否孤獨終老?如果遇上疾病,誰來照顧?每想及此,我又勤奮地去做運動,為了將來能照顧他,也照顧到自己。誰先離去的問題,便變得不重要了。

付出代價信守承諾

在結婚的誓詞中,我們會向對方承諾:「無論貧富貴賤,疾病或健康,順境逆境,矢志相愛,至死才分離。」然而,實踐承諾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當一方患病,很多人都會找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把病者送進療養院,自己則仍然繼續如常生活和工作。這樣是信守諾言了嗎?說到底,縱使經常探望,也只是一種不用照顧對方的做法。

美國哥倫比亞聖經學院院長羅伯森 • 麥肯金於服事高峰期,辭去職位,回家照顧罹患阿兹海默症的妻子。院方覺得很可惜,他才56歲,事業大有作為,朋友勸他先求神的國,繼續在神學院事奉,把妻子送進安養院,並指她會很快適應新環境的。麥肯金反問:「她會嗎?那裡的人會像我一樣愛她嗎?」在安養院中看見很多表情空洞、神情呆滯的人,坐在輪椅上等待所愛的人來探望,想起就於心不忍。患病的妻子在丈夫上班的時候,內心充滿恐懼和不安,每天從家裡走很遠的路去找丈夫,有時來回十次,走到腳跟流血,有時還迷了路⋯⋯麥肯金心痛著妻子,決定辭職伴她一生,因為妻子有他在身旁就會快樂。

守住一生的承諾,我決定做運動,不再計算誰先離去。

文: 楊朱麗娟

恩雨生命關顧熱線: 416-788-3322 / 1-888-321-9288 / lifecare@sobem.org

恩雨代禱區連線: sobem.org/team/prayer/#member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