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情:一把紙扇,千載不變
Posted on /by sobem.org Admin/ in 愛行天下

朋友情:一把紙扇,千載不變

【朋友情:一把紙扇,千載不變】

中國人有一句話:「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人在一生中都會有朋友,但持久不變的友情卻不多。大概二十年前,自己有機會被邀請到滿地可一間教會的營會中擔任講員,自此便認識了一群年青人。與他們交往不單使自己有年青的感覺,也使自己體會到友情的可貴。

認識他們後,每次到滿地可都會找他們聚一聚。有時候為了把握交談的機會,我們會徹夜不眠,他們稱之為「通頂!」他們若來多倫多,也會禮尚往來,找我聚一聚,無論是下午茶或宵夜,一律無任歡迎。當時彼此間也會有書信來往,不是每一個都習慣寫信,但寫給我的信我都會收藏起來,不單是為了回憶,也是一種鼓勵,因為能有這一班朋友,真好!(自從電子郵件盛行後,這些寶貴的書信來往也從此中斷,可惜!)大概在1993年左右,一次到滿地可講道,他們送了一份禮物給我,可以說是物輕情義重,是一把紙扇,上面有十二個簽名,在扇的上面還有四個大字 -「千載不變」。雖然大家知道人沒有千載,人也不可能不變,但我明白其中意義,便是大家有個心願:彼此間的朋友關係可以長久不變。

這把扇如今還放在我書房的書架上,間中會拿來看看,提醒自己有這一班朋友。人也真的會變,是年紀會變,身形會變,環境會變,正如「千載不變」這首歌內的第一句便問「誰無變?」如今,這十二人可以說是各散東西,有仍在滿地可的、有在美國的、有在香港的,絕大部份亦已成家立室,有兒有女。很高興的是,其中三位結婚時請我在他們的婚禮中作訓勉,當時的心情真的有點像自己的兒女結婚一般。

記得認識他們不久後,有一次到滿地可講道,得知他們正在滿地可負責一個年青人的電台節目,當時從他們口中感覺到他們有點氣餒,我在講道後便把握時間,抽空到電台與他們做了一輯節目。節目內容談了什麼已記不起,但當時的情景卻歷歷在目,永遠難忘。回到多倫多後,由於在幫他們做節目時知道聽眾可以致電到電台與他們交談,一天便故意在他們做節目的時候打了一個電話給他們,當聽見他們那邊驚叫的聲音,那種快樂真是難以言喻,心中只有一句話:「高興你們以我為朋友!」

每次回港,幾乎是例行公事,便是會在緊湊的行程中邀約他們中在港的幾位聚一聚。有時由於時差、由於工作,已累到睜不開眼睛,自己會不自覺地在他們面前打瞌睡,但自己知道,就算在他們當中打瞌睡不但不會不好意思,甚至還是一種享受,因為我知道我是不該在人前打瞌睡,但在他們中間可以很「自己」,無憂無慮,就算是呼呼入睡,醒後也不會面紅。

轉眼間已快二十年了,會有二十周年慶祝嗎?無論有或沒有,我每年都會慶祝,每天都會感恩,為能有這班年青人為朋友而引以為榮。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又能有多少個如此的朋友?

耶穌在《約翰福音》15章15節中說:「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我乃稱你們為朋友。耶穌以我為朋友,這不單是我的光榮,更是我的依靠。《箴言》17章17節說:「朋友時常親愛,弟兄為患難而生!」《聖經》把朋友與弟兄作為對比,親愛的關係與患難的幫助並排而列,可見「生命誠可貴,友情價更高」有它的道理,因為人的生命中不能沒有朋友,人的生活中也真的需要朋友。

「千載不變」不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而是一個高尚的心願。但願天下朋友間都能彼此珍惜,讓人世間多一份溫暖,多一點依靠,以至在人生路上沒有獨行者,只有同路人。昔日的紙扇已顯得有點殘舊,但扇愈舊,情愈深;時間會使人衰老,但同時也會使友情加深。友情如同美酒,愈久愈醇;人或許會怕老,但友情卻是愈老愈好!

後記
在2011年10月有機會在香港與紙扇上其中三位慶祝二十周年,他們很有心思送了一塊牌給我,上面寫了「良師益友」。在字的中間有一個被刪去的「損」字,提示我要作「益友」,不作「損友」,朋友真誠的勸告,自必詺記於心。

反思
有哪一位朋友很久沒有聯絡,
不妨去一個電話或電郵,
你很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文: 徐武豪博士 [摘自著作「豪筆留情」]

恩雨生命關顧熱線: 1-888-321-9288/lifecare@sobem.org

恩雨代禱區連線https://sobem.org/team/prayer/#member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