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情:一把纸扇,千载不变
Posted on /by sobem.org Admin/ in 爱行天下

朋友情:一把纸扇,千载不变

【朋友情:一把纸扇,千载不变】

中国人有一句话:「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人在一生中都会有朋友,但持久不变的友情却不多。大概二十年前,自己有机会被邀请到满地可一间教会的营会中担任讲员,自此便认识了一群年青人。与他们交往不单使自己有年青的感觉,也使自己体会到友情的可贵。

认识他们后,每次到满地可都会找他们聚一聚。有时候为了把握交谈的机会,我们会彻夜不眠,他们称之为「通顶!」他们若来多伦多,也会礼尚往来,找我聚一聚,无论是下午茶或宵夜,一律无任欢迎。当时彼此间也会有书信来往,不是每一个都习惯写信,但写给我的信我都会收藏起来,不单是为了回忆,也是一种鼓励,因为能有这一班朋友,真好!(自从电子邮件盛行后,这些宝贵的书信来往也从此中断,可惜!)大概在1993年左右,一次到满地可讲道,他们送了一份礼物给我,可以说是物轻情义重,是一把纸扇,上面有十二个签名,在扇的上面还有四个大字 -「千载不变」。虽然大家知道人没有千载,人也不可能不变,但我明白其中意义,便是大家有个心愿:彼此间的朋友关系可以长久不变。

这把扇如今还放在我书房的书架上,间中会拿来看看,提醒自己有这一班朋友。人也真的会变,是年纪会变,身形会变,环境会变,正如「千载不变」这首歌内的第一句便问「谁无变?」如今,这十二人可以说是各散东西,有仍在满地可的、有在美国的、有在香港的,绝大部份亦已成家立室,有儿有女。很高兴的是,其中三位结婚时请我在他们的婚礼中作训勉,当时的心情真的有点像自己的儿女结婚一般。

记得认识他们不久后,有一次到满地可讲道,得知他们正在满地可负责一个年青人的电台节目,当时从他们口中感觉到他们有点气馁,我在讲道后便把握时间,抽空到电台与他们做了一辑节目。节目内容谈了什么已记不起,但当时的情景却历历在目,永远难忘。回到多伦多后,由于在帮他们做节目时知道听众可以致电到电台与他们交谈,一天便故意在他们做节目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给他们,当听见他们那边惊叫的声音,那种快乐真是难以言喻,心中只有一句话:「高兴你们以我为朋友!」

每次回港,几乎是例行公事,便是会在紧凑的行程中邀约他们中在港的几位聚一聚。有时由于时差、由于工作,已累到睁不开眼睛,自己会不自觉地在他们面前打瞌睡,但自己知道,就算在他们当中打瞌睡不但不会不好意思,甚至还是一种享受,因为我知道我是不该在人前打瞌睡,但在他们中间可以很「自己」,无忧无虑,就算是呼呼入睡,醒后也不会面红。

转眼间已快二十年了,会有二十周年庆祝吗?无论有或没有,我每年都会庆祝,每天都会感恩,为能有这班年青人为朋友而引以为荣。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又能有多少个如此的朋友?

耶稣在《约翰福音》15章15节中说:「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我乃称你们为朋友。耶稣以我为朋友,这不单是我的光荣,更是我的依靠。《箴言》17章17节说:「朋友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圣经》把朋友与弟兄作为对比,亲爱的关系与患难的帮助并排而列,可见「生命诚可贵,友情价更高」有它的道理,因为人的生命中不能没有朋友,人的生活中也真的需要朋友。

「千载不变」不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是一个高尚的心愿。但愿天下朋友间都能彼此珍惜,让人世间多一份温暖,多一点依靠,以至在人生路上没有独行者,只有同路人。昔日的纸扇已显得有点残旧,但扇愈旧,情愈深;时间会使人衰老,但同时也会使友情加深。友情如同美酒,愈久愈醇;人或许会怕老,但友情却是愈老愈好!

后记
在2011年10月有机会在香港与纸扇上其中三位庆祝二十周年,他们很有心思送了一块牌给我,上面写了「良师益友」。在字的中间有一个被删去的「损」字,提示我要作「益友」,不作「损友」,朋友真诚的劝告,自必詺记于心。

反思
有哪一位朋友很久没有联络,
不妨去一个电话或电邮,
你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文: 徐武豪博士 [摘自著作「豪笔留情」]

恩雨生命关顾热线: 1-888-321-9288/lifecare@sobem.org

恩雨代祷区连线https://sobem.org/team/prayer/#member

发布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