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有兩個半支派寧願取約旦河東之地,而放棄那上帝應許、將來可得最佳之地,為甚麼?是因為他們只著眼現在,而不放眼在上帝應許的將來,這豈不也是大部份人的通病?我們有沒有看重永恆意義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