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沒有因熱心傳揚福音而被稱為癲狂,瘋狂! 若我們動機正確,像保羅一樣只一心想別人相信神; 而方法也是堂堂正正如保羅在26節所說: 「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 因都不是在背地裡作的。」這樣無論結果是怎樣,神必掌管,我們也可以對瘋狂,癲狂的評語安然處之! 同時,堅固的信心也是在苦難的情況下磨鍊而來的。